散記

2016年7月17日


好久不見,你最近過得好嘛?

只是覺得好像很久沒有講一些長長的話,也沒有空間可以擺上這些長長的話。哪裡都不適合,突然才想到至少還有一個部落格可以把東西放著,就只是放著,有點像是心靈垃圾的垃圾場吧,但也無法焚化。

最近勒?

跟完了一齣戲,開始了下一檔戲。

看《懶惰》的時候一直在想,可喜這個人到底有點像自己。雖然沒有像劇情一樣被誰拋棄過,卻也因為時間一長而習慣空虛,好像做什麼都得不到回報,但又不喜歡拒絕別人,深怕拒絕別人,別人就覺得你沒用了(即使你答應了別人也只是在利用你),至少,還有一點被利用的感覺。

時間軸一拉長,空虛變成了黑洞,好像在侵蝕著誰。

那是自己心知肚明但又無法拒絕。
「對啊你在殺人。」

昨天吃不知道是晚餐還是宵夜的那一頓的時候,旁邊不認識的女子,從坐下開始就一直講個不同。倒也不是說講得很無趣還是怎樣,只是話題從男女同居觀,講到了南海議題,也算是滿會講的。

上面這段對很不重要吧~

但其實滿喜歡他們這種放鬆的聊天的感覺,旁邊的男生應該不是男友只是好友,大概就是有一陣子不見吧,反正無論如何他就是默默地聽了,再給適當的回應,語氣裡知道不是敷衍,先不論內容,他們有在溝通了,不管是垃圾話還是政經問題。

大概只是愛講垃圾話吧,但又很少人聽懂的那種。

個性使然仍然無法一次到位的跟人打好關係,而且很不喜歡講話。但這個時代就是不會講話的人就會被遺忘。就像課堂抽問永遠抽不到你,抽籤會座位也會最後幾個被抽到一樣。(痾但這透明度是天生的吧。)

whatever.

只是想講講最近開始找下一支的資料了,但說真的找起來好無力又無趣,不知道盡頭在哪邊,回頭又不是岸的狀況。

嗯不知道是對那些棺材墳墓死人骨頭缺乏興趣了,還是對工作生活日常覺得乏味,好像破了一個洞。說真的對現在的事情好像也沒有覺得要做到什麼目標,只是呈現有得做就先做再說,但在做的時候又想耍廢。

獵人的奇牙有一種本能是會判斷對手的能力,覺得比較自己強的事後就會自動放棄,大概就像這樣吧。

老實說滿羨慕阿德可以預見一個願意這樣帶自己的有點像哥哥又像朋友又像老師的前輩。

但最大的原因大概還是那個破洞,往前走其實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只能繼續盲目的走。


最近最大的夢像或這說目標大概就是可以順利的在設定好的年限死亡,大概還剩五年,這不是什麼自殺宣言或是負能量集結,反而滿正面的,把這五年好好地過完,然後就可以好好地死去了。

然後再也不要相信什麼機運或緣份之類的話。

坐在旁邊一直講話的女子說:「老了真的會沒朋友,都待在家裡不想出門。」已經過了朋友(或看起來像朋友)(或是對你很有禮貌的朋友)最多的時候了,產品生命週期要開始往下了。

find

也只是隨便講講,不知道這樣打出來會不會比較好(雖然說大部分時候打出來只會更空虛(???))。
至少還可以把話放在這邊。死了還可以當遺言。

但最近還要工作所以是不會死的請放心。(但過勞死就另當別論了)

「像你這樣好的人」
「(翻白眼)」
「要幸福噢~」
「(再翻白眼)」


突然好喜歡當兵的時候寫的隨筆。


清單 LIST

2016年1月5日

一、團
toe
甜梅號
法蘭黛
sleep party people
KOC
Beach house

二、慾望
toe新專輯
新手機
川島小鳥攝影集(日版)
come from日本好看的攝影集
come from日本黃聲遠作品集

三、其他
有生之年可以再聽到一次甜梅號現場(但已不可能)
有生之年可以去聽toe現場
亂跑
一直亂跑
還有亂跑
一直不做正事

傳染病

2015年9月19日



最近自己和幾個朋友都開啟了一個企圖脫離社會,但又想入世的精神狀態。倒也不是說悲傷和難過會傳染,不如說是經過一年的社會洗刷下藥,腦子開始產生抗藥性,漸漸的被隱藏在假裝有希望的面具下的天生反骨性格,快要全部跑出來了。

前幾天剛看以直銷做主軸來呈現人與人的關係的短片然後又遇到很久不見的國小同學差點以為他要做直銷然後他也差點以為我在做直銷,在誤會解開之後一天GOOGLE+有一個藍主任加我到他的朋友圈

這麼多巧合不是暗示,是明示意難忘嗎?(離題)被影片洗腦得很想好好地賺錢享受人生,雖然主軸是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裡面的直銷話術實在太機掰了,就不小心學起來了。

年收入一千萬的話。好想換手機,買臺機車遊走,租大間的房子,一直看戲一直看戲,買越來越貴越來越精緻的蘇打綠CD,買一堆音樂器材來當玩具……

把人生重新再play一次,把紀錄檔刪掉,從頭再破一次。

寫到這邊講得好像我要自殺了,但連這勇氣也沒有其實。

幾個朋友在畢業後一年的職場洗滌之後,開始無限的互相舔對方傷口,開始進入好像不把老闆講得一無是處,這一年的上班時數就是白做了得精神狀態裡。大概是一個階段性的失望吧。畢竟剛退伍的心情就跟蛋黃哥一樣蛋營養不想工作癱軟在棉被上。

「別人花一樣的時間在賺錢,你花這些時間在幹麻?」

花了一年當兵其實也是體驗了一樣的職場生活啦,勉勉強強在這方面算有幫助而已。幫助你學會如何與同事一起訐譙老闆,在同事A面前說同事B壞話,在C面前說AB壞話,在B面前又裝好人說些其他人的垃圾話,重點就是在所有同事面前都要很討厭老闆,就算每天跟他吃飯喝酒晚上綁肉粽敲敲打打拍拍澎胚撲啊撲啊撲,心裡有三十四十甚至五十道陰影,白天還要裝內奸混入同事裡當抓耙,抓得別人一身是傷,自己也腰酸脖子痛的,為的就是掙一口不到三萬的薪水。

好啦這都是老夫老妻做愛的炒冷飯話題了。但在職場裡不被愛得才是第三者我們是還放在冷凍櫃的生鮮,像隻被保鮮膜困在保利龍盤上的魚,只能睜大眼睛跟家庭主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跳蔡依鱗,噢不,我說菜市場的舞曲。

其實是大眼睜小眼的舞曲大帝國終極REMIX   NON-STOP啦!

搞得每天表面都是一配冷靜地敲著鍵盤,心裡的小劇場卻不斷的上演啊,可能早就世界巡迴演出超過幾萬場次,果陀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根本只是小菜一碟來著。

沒有被規劃的人生啊人生啊人生,之前大便都太順了吧也許。

將就的念了個奇怪的科系,洗腦自己還喜歡這個科系,倒了最後就算說不喜歡了但也要說自己要畢業了,然後成天無所事事,也許打工,也許四處游走,也許宅在家,時間一下子就花完了。

「第一個月的費用先繳,我們先幫妳做開通,之後可免費試用兩個月,如果喜歡的話第三個月的費用就是你已經先繳的那筆不用另外多收,可以開始線上跟客戶做聯繫……
「這產品沒有刺激性,對你這種比較敏感的皮膚很有幫助。」
「我們不是老鼠會,我們是多層次行銷。」
「升藍鑽之後加薪四萬。」「年收入一千萬。」
「四年簽下去可以存到人生第一桶金。」「現在福利都很好,上下班制、各種家給、在職進修等等的。」

董疵董疵董疵董疵,董疵大雌董疵大疵。

開始工作吧,或換工作吧。別忘了我們還年輕,還可以掙脫漁網,拒絕去鱗,防止冷凍,被抓到直接拿去後壁湖做現切的生魚片

嗚嗚嗚小火車,肚子餓惹。但要吃肉之前,要先成為別人的鮮肉才行(下錯結論了啦)。


「膽小會傳染,但勇氣也會。」 -伊坂幸太郎《PK》